遵义红色培训

新闻分类

培训风采

联系我们

贵州征途红色教育服务中心

服务热线:400-800-1935

传真:0851-27579665

联系人:李老师  15934615959

            李老师  18680539539

            李老师  18585271935

            马老师  13985686686

网址:guizhoupeixun.com

           hs1935.com

QQ  :78900205

邮箱:guizhouzhengtu@163.com

地址:遵义市汇川区昆明路唯一国际金创大厦12楼


苟坝风雨夜,惊天大逆转--长征中的苟坝会议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苟坝风雨夜,惊天大逆转--长征中的苟坝会议

发布日期:2018-01-31 作者: 点击:

     众所周知,遵义会议在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这不用多说,这里要说的是另一个重要会议,即苟坝会议。在笔者看来,苟坝会议的意义不亚于遵义会议,以至比遵议会议还要重要。为什么呢?说一说话就长了,且容在下渐渐道来。


       大家都晓得,长征是由于左倾道路排挤了毛泽东对红军的指挥权,招致第五次反围歼失败,因此不得不放弃瑞金依据地。说得好听,是战略转移,说得不好听,那就是夺路逃窜求生。


       长征从一开端,就面临着两个问题,一是到哪去,二是怎样走。到哪去?阐明确也明白,那就是北上抗日。但是中国北方大得很,详细是哪里呢?一开端也很明白,那就是去湘西和红二六军团会合。但是怎样走却是个大问题。由于四处有国民党军围追堵截,当然不能直接北上,这一点当时指挥红军的李德博古等人倒也晓得,在此之前,曾经派出过北上抗日先遗队去探路,直接向北,但未胜利。因而红军大队人马从江西瑞金动身,首先是向西。


       一开端国民党军搞不清红军的企图,防卫相对分散和单薄,红军接连打破了三道封锁线。当然,国民党军和蒋介石也不是等闭之辈,即便再笨,此时也看出了红军有渡湘江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企图。因而在湘江边重兵布防。而红军高层对行进道路发作了分歧,不时开会讨论,行动缓慢,失去了在敌军布防缺口封堵之前渡江的机遇。湘江之战,红军遭受极为沉重的损失,从八万人锐减到三万,辎重细软损失无数。只所幸的红军并未全军覆没,红军精锐主力依然存在。


      红军打破湘江之后,怎样走的问题愈加锋利突出地摆在面前。而湘江血战之后,红军指战员对左倾道路的指导已是不满之极。而博古的肉体已近于解体,李德则一味死扛着坚持按原方案行事。此时毛泽东不在其位而献其谋,在通道会议上力主放弃原定的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方案,改向国民党军力气相对单薄的贵州进军。周恩来则曾经站到毛泽东一边,对李德的死扛发火拍了桌子,这才有了通道转兵,红军逃过一劫。接看黎平会议再次承受了毛泽东的倡议,顺利打下遵议,红军取得宝的休整时间,并召了遵义会议。这些就不多说了。


      问题是遵义会议之后,依据毛泽东的倡议,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为北渡长江去四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因而就有了土城之战。但是土城之战却打得很不顺利,战事紧急时,朱老总亲身披挂上阵,把看家成本干部团也拉了上去,这才稳住了阵脚。此战对手是川军郭勋祺,此人后来也参加了共军,所以相当顽强,几次面临解体,打算再坚持一下不行就算了,但红军也到强弩之末,功败垂成。红军当然耗不起,于是主动撤出战役,一渡赤水。蒋个石此时也看出了红军有和四方军会合的企图,以为红军要北渡长江,于是急令国军向长江边围堵。哪知红军却杀了个回马枪,返身二渡赤水,打了一个长征以来的最大胜仗,破天险娄山关,于1935年2月28日再占遵义。此战斩获堪多,全军为之振奋。3月4日,红军成立前敌指挥部,朱德任司令,毛泽东任政委。毛泽东正式控制军权。此时红军的去向又成了问题。3月10日,林彪和聂荣臻给中央发来特急电报,提出进攻打打鼓新场的倡议。前委司令朱德同意,但是政委毛泽东反对。中央总担任人张闻天决断不下,只好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这就是苟坝会议。


       苟坝是黔北一个很小的山村,当地一户人家刚盖了一幢房子,因而叫新房子。政治局会议就在这间新房子里召开,议题就是红军能否攻打打鼓新场。


      黔北三月,乍暖还寒,当天又下着雨,天气更是阴冷。新房子由于是刚落成,屋内还分发着木头的香气。南方的房子是透风的,所以屋内也并不暖和。二十几个政治局委员在这屋里开会,争论起来,也顾不得冰冷了。进攻打鼓新场的倡议的确十分诱人,一是这里是黔军,战役力弱,好打。二是能够获得北渡长江之便利。但是毛泽东却极力反对,说不能打固守之敌,打不下来会有全军覆没的风险。但是彭德怀以为集中优势兵力未尝打不下来,林彪则挖苦毛泽东被土城耗费战打怕了。毛泽东重复解释,却怎样也压服不了众人。


      要说政治局的这些人也都是能人高人,这时怎样就拎不清呢?其实这并不奇异。中国有句老话,当局者迷。有的人下棋,动足了脑子,自以为曾经思索得很周全了。其实并没有看到关键点,等对方一落子,这才豁然开朗,但为时已晚。这下棋是小事,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与毛泽东相比,这些人的确是棋差一着,一时看不出来也是难免的。但是毛泽东曾经指出关键所在,他们为什么还是不能醒悟呢?笔者不由得想到了电信诈骗案中的那位受害老大爷,他被骗到银行寄钱,银行员工看出有异,重复劝导他要谨慎,可他就是不听。银行员工喊来银行指导,不行。又把警察请来苦劝,他还是听不进去。让人又是焦急又是生气。这阐明人脑子一旦被懵住了,就是油盐不进。在笔者看来,当时这些人也和那位老大爷相相似,头脑一时进了死胡同,懵住了。当然,也有人是对毛泽东并不服气。


遵义干部培训


      毛泽东身上发冷,心情更糟,人的耐烦总是有限度的,见怎样也压服不了大家,毛泽东一时火起,站起身来说:“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这个前委书记了。既然要我担任,又不听我的,我不干好了!”


      当时毛泽东42岁,朱德也不过48岁,其他政治局委员都是二三十岁的毛头小伙,一个个都是未老先衰。听了毛泽东的话,也不由得火了。


      在遵义会议鼎力支持毛泽东,此时已任总担任掌管会议的张闻天顶了毛泽东说:“不干就不干!”原本对毛泽就不服气的凯丰附和说:“少数服从多数!”此时天色已晚,会议不能久拖不决,于是张闻天就掌管会议表决。结果,除毛泽东一人外,全部举手表决同意进攻打鼓新场,毛泽东的意见被分歧否决,当然,前委书记一职同时也被解除。会义决议前敌总指挥改由彭德怀担任,由周恩来会后起草作战命令。毛泽东的权利得而复失,眼看着遵义会议的成果就要泡汤了。


      毛泽东在凄风苦雨中回到住处,已是身心俱疲,贺子珍见他脸色乌青,一身寒气,赶忙张罗着热茶饭给他充饥驱寒。毛泽东看着战友和妻子,百感交集。毛泽东也是人,想象一下,此时此刻,普通人会如何呢?痛苦,冤枉,伤心,愤慨,难过,绝望,懊丧,寒心,灰心,着急?再刚强的人,在这种状况下,也不可能没有心情吧?贺子珍当然心痛本人的丈夫,可是她又能如何抚慰毛泽东呢?只能劝他看开点,算了吧,你曾经尽到义务了,他们不听你的,你又何必和大家硬顶呢?前委书记不当就不当吧,无官一身轻,以后你也“跟着走”就是了,免得费劲不讨好。即便出了什么事,也怪不到你头上。看你累成这个样子,还是早点休息吧。除此之外,她还能说什么呢?


       毛泽东在妻子的照料下,驱走了饥饿和冰冷。置信人都有这样的体验,从丰衣足食疲惫劳累中缓过劲来后,这身体一舒适,困倦必然就会袭来。这瞌睡来时,就如山倒了一样,眼皮就如有千斤重,无法支持撑,为什么有的人开会睡觉?有的啃兵会由于打瞌睡而误事?就是由于困倦是神仙也抵挡不住的。毛泽东也是人,连日来的行军作战餐风露宿操心劳累,此时夜曾经深了,他也太需求好好睡上一觉了。假如毛泽东此时真的沉沉睡去,历史成了另一个样子,那历史的义务是算不到毛泽东头上的。


     毛泽东不是神,但是毛泽东胜过神。此时毛泽东不只没有闹心情,也没有被疲惫和困倦压倒,他居然起身要出门。贺子珍大吃一惊,“润之,你要干嘛?”“不行,我不能睡,我要去找恩来。”“你疯了?这都什么时分了?外面这么冷,又下着雨,恩来住地又那么远,你怎样去?”毛泽东穿上雨衣,提上马灯,执意要去。贺子珍不由得恼怒地说“你还不死心啊?你忘了人家给你吃闭门羹了吗?”


      贺子珍说的是第五次反围歼时,毛泽东先是找李德提倡议,李德不听。毛只好又去找博古谈。博古让警卫员挡驾,说首长外出不在。于是毛泽东就在门外等,整整等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博古起来出门,看见毛泽东坐在门口,这才不得不和毛泽东对付几句,当然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毛泽东对贺子珍只答复一句“你别乱说,恩来不是那样的人。”然后就一头走进了黑沉沉的风雨之中。


      贺子珍说得没错,周恩来的住地的确很远。有人曾重走过这段路,有二公里多,就是在大白昼,也要走近一个小时。如今这条路曾经被命名为毛泽东小道。那其实不能算是路,都是田间小道,中间还要翻一座小山坡。想象一下,带着冤枉痛苦焦灼的心境,带着满身的疲惫困倦,冒着冰冷黑暗,顶着寒风冷雨,提着昏暗的马灯,在坎坷泥泞的田间小路趺趺碰碰困难跋涉,这是一种什么滋味?笔者扪心自问,换成本人是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走那样夜路,万一跌跤摔伤了怎样办?万一在黑夜里迷路了怎样办?万一有坏人或野兽毒蛇攻击怎办?如今想想,都让人觉得后怕。


      话说当晚周恩来回到住处起草命令,但是提起笔来却觉得有千斤之重。义务太严重了,大得让人接受不起。他思来想去,觉得不能不听毛泽东的意见,万一真的如毛泽东所预见的那样,那红军最后的这点家当可就玩完了,这个义务谁能担得起?红军由彭德怀来指挥,他能当此大任吗?面对迫在眼前的危机,想到红军将来的出路,他不由得头皮发麻,浑身发凉,一时急得不知所措,在屋里直打转,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让他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么晚了,是谁呢?


   “谁?”“恩来,是我。”听到毛泽东的声音,周恩来赶忙翻开门。毛泽东进得屋来,身上带着一股寒气。周恩来借着灯光看见毛泽东腿上身上满是泥水,脸上满是雨水,一脸的疲惫和焦灼,不由心中一热,一把握住毛泽东和双手,那手冻得冰凉,恩来心中又是一震,假如不是一片热诚,假如不是对反动无限忠贞,假如不是对红军高度担任,他怎样可能冒雨摸黑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而来呢?这样的同志,这样的首领,到哪去找?人心都是肉做的,恩来握着主席的手,只说了声“泽东同志”,喉头一紧,便说不下去了。


      毛泽东看着周恩来满是胡子的脸,固然显得有些憔悴,但眼里却满是关切信任和等待,从他手上传送过一股热流,瞬时涌遍全身,顿时觉得心中一阵宽慰,恩来果真和他们不同,心中的不快和满身的疲倦似乎都一扫而空,又恢复了往常的平稳和沉着,对周恩来说“恩来呀,风险,命令还是晚一点再发吧,看上去好打的中央,很可能是诱饵,我们再磋商一下吧”。此时周恩来觉得毛泽东说的话句句中听,字字暖心,不用多说,二人很快就达成了分歧。毛泽东又说“其他同志怎样办呢?下午会上撂挑子是我不对,我太急燥了”。周恩来忙说“泽东同志,是我们错怪你了,其他同志由来做工作,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了,你就放心吧。”周恩来把毛泽东送到门外,只觉得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望着主席离去的背影,庆幸当初带着主席长征真是太重要了,不由得在心中喊着“主席啊,今后红军就靠你了,我们党就靠你了,中国反动就靠你了,我周恩来这辈就跟定你了”。以后周恩来果真终身都跟随着毛泽东,至死不渝。


      毛泽东回去后,也是卸下了心头的重负,倒头便沉沉睡去,他晓得,事情交给了周恩来,是能够完整放心的。果真,周恩来没有孤负毛泽东的信任,连夜做了各方面的工作,第二天早上毛泽东来到新房子会场时,政治局委员们曾经齐刷刷坐在会场里了。后面的会议开得极为顺利,分歧同意取消打鼓新场的作战方案,恢复毛泽东前委书记职务,不只如此,还决议成立新的三人团,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从尔后不再用召开政治局会议的方法处置军事指挥问题了。


       由此可见,遵义会固然重要,但是毛泽东还并没有实践掌权,是苟坝会议演出了惊天大逆转之后,毛泽东这才真正获得了军事指挥权。苟坝会议是遵义会议的补充开展和完善,并且愈加能证明了毛泽东人格的巨大品德的高尚。愈加能显现毛泽东在关键时辰力挽狂澜改变乾坤的特殊才能。


       苟坝会议之后,红军依据毛泽东的倡议,去打鲁班场的中央军周浑元部,结果不胜,但毛泽东早就留有后手,指挥红军三渡赤水,再次调动敌军,然后四渡赤水,这回没有再去占遵义,而是南下打破乌江,把几十万追兵甩在北岸,兵锋直逼贵阳。此时贵阳兵力空虚,蒋介石正坐镇贵阳指挥督战,听说红军杀到,大吃一惊,赶忙调云南滇军孙渡部来救驾。这下子正中毛泽东下怀。毛泽东早就说了,调出滇军就是成功。就在滇军部队昼夜兼程东调贵阳之际,红军却绕过贵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西直插云南昆明。这下子云南军阀又大惊失色,昆明城内慌做一团,一面向蒋介石求救,一面急调云南北部防卫金沙江军队南下救急。红军主力趁机掉头向北日夜兼程,以日行百里的速度直驱金沙江,并于1935年5月3日至5月9日的7天7夜,红军主力就靠7只小船大模大样地巧度金沙江北上,将国民党军40万追兵全部甩在金沙江南岸。敌人赶死赶活追到南岸时,红军早已毁船封江,远走高飞,无影无踪了!


      长征以来,红军不断为怎样走而纠结,不断都是被敌人赶着走逼着走。而四渡赤水是主动调动敌人,按本人设计好的线路行进,完控制了战略的主动。毛泽东发挥其出神入化的用兵之道,指挥红军声东击西,调虎离山,按兵不动。蒋介石则是心惊肉跳,捉襟见肘,焦头烂额,他手下的军队是来回折腾,疲于奔命,一无所获。蒋介石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了。不幸他手下部队可就大吃苦头了,累得个七死八活好不容易赶到金沙江边,只捡到几只红军的破草鞋。堂堂国军,被所谓的共匪如此戏弄侮辱,成何体统?不如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近年来,有所谓蒋介石放水说,说是蒋介石成心放红军入川,这样中央军就能够尾随入川了。可即使是放水不可能和毛泽东合起伙来如此戏弄侮辱本人吧?这真是阿Q肉体的模范也。


      在四渡赤水后的行军途中,毛泽东在雨中展开地图,画了一条大大的弧线说:“只需将守金沙江的滇军调出来,就是成功。”这条弧线就是林彪说的“弓背路”。毛泽东正是用这条弓背路把蒋介石玩弄于股掌之上,使金沙江防线门户开,红军观赏着“金沙水拍云崖暖”,唱着“毛泽东用兵真如神”,沉着跳出重围。遵义会议之后土城之败,以凯丰为代表的很多人对毛泽东并不服气,还有一些人则持张望态度,正是四渡赤水之后,众人才彻底服气了,毛泽东从此才确立了高高在上的声威,无人可以撼动。而之所以如此,源自于苟坝会议中的惊天大逆转。所以苟坝会议的意义,无怎样强调也不过火。而苟坝会议中的剧情大反转,是毛泽东在那个风雨之夜用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大人格所争取来的。俄罗斯神话中那个掏出本人的心做火把率领部族人民走出黑森林的丹柯,圣经中率领族人历经磨练的摩西,与理想中的毛泽东相比,也显得相形见绌。


      以前看到关于苟坝会议的文章,对毛泽东夜访周恩来多是一语带过,对苟坝会议的意义也大多强调得不够。但是历史不会遗忘那个乌黑冰冷风雨交集的夜晚,那条细长坎坷的小路,那盞昏暗的马灯,和那个在风雨中困难跋涉前行的高大身影。回忆这段历史,不能不感慨长征真是太困难了,于是写下这样几句


红军长征真是难,重重围堵层层关;


湘江恶战血成河,通道转兵怒拍案。


遵义之后土城败,苟坝风雨大逆转;


最恨国焘搞团结,仅带七千到陕甘。


以上苟坝风雨夜,惊天大逆转--长征中的苟坝会议是由遵义干部培训中心友情提供;


本文网址:http://www.guizhoupeixun.com/news/387.html

关键词:干部培训,遵义干部培训,干部培训中心

上一篇:遵义会议
下一篇:娄山关战役

最近浏览:

  • 在线客服
  • 联系电话
    15934615959
  • 在线留言
  • 在线咨询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